商店公告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© 2005-2018 想到樱花不由得就想起了那个以樱为标志的国家。不曾去过日本,此刻想必那里已是满眼的樱花雨了,心里一直有个愿望此生有机会一定要去赴一次樱花盛宴。有人说日本崇尚物衰,调零的事物太易逝从而感知生命的可贵。手机相册里多年保存着一张樱花开到荼蘼的照片,以风暖熏开花万朵醉人寰的姿态,拼了命地绽放天地间粉白一片,那柔和的粉不张扬,似少女面颊上的那一抹羞涩。枝头上的樱花开得不管不顾摇曳生姿,一簇簇的花海一朵朵的期待,惹得看花人不由得想伸手去摇一场樱花飞雪。笔直的林荫道被落英铺就,想来那些花瓣终将零落成泥碾做尘,那落花寂寂委青苔的凄美,倘若黛玉尚在不知又该怎样地暗自垂泪,又要生出多少个花冢了。那一年无缘武大的樱花大道,好在因为樱花李的那条信息,成全了我了却了一场粉红色的期待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